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近邻新闻 行动研究中心 社区教育中心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文件下载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流动中的生命-漂泊的女人 随风摇不定
发布时间:2014-6-21  浏览次数:1288   

     流动人口故事,即《无声的流动——城市农民工搬迁与流动影像故事》,由北京市朝阳区近邻社会服务中心组织编写


 流动中的生命

 

编者按:这部分我们选择了四个大姐的故事以及我们的工作者陪伴他们搬迁过程的心路历程,这些都是我们在陪伴他们拆迁的过程,和她们一次次深度访谈中了解到的故事,这里记录了她们打工中不断搬迁和流动的故事。她们只是几千万打工妇女人群中的极个别,但她们的故事折射出到打工妇女们的生命历程和他们所经历的时代。


漂泊的女人 随风摇不定

秋菊(化名)  编写整理:玲玲

 

我,陈秋菊:女,湖北人,40岁。家里有四个兄弟姐妹,排行老三。25岁结婚,28岁生育。

我丈夫骆海淀:河南人,39岁。家里有九个兄弟姐妹,排行老九。

我女儿骆莺莺:13岁。

 

   

 

我出生在湖北襄樊的一个普通家庭中,家里有4个孩子,我排行老三,父亲是河南人,为了母亲,他一直都留在湖北,但是在父亲的心里,他一直想着要回老家养老去,只是······找不到回家的借口。

1994年,那段时间,因为我的婚事,我跟父亲闹得很僵,之后我们两个几乎就没有说过话,但是父亲对我的关心,都已经通过妹妹的嘴传进我的耳朵了,我知道父亲关心我的终身大事,他希望我能够找一个河南人,这样算是对他内心的安慰。

那天登门提亲的有3个人,我一个都不想见,在妹妹的劝说之下,我跟最后一个人——河南人见面了。这个见面完全是为了修复我跟父亲的关系,之后,我选择了跟他继续发展,去了几趟他的家里。

父亲也在打听这家的消息,天逸的父亲是个老支书,父亲认识他。他父亲为官清廉,在村里有很高的名望,父亲很赞成我跟他的婚事。

天逸家有9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9,那些兄长和姐姐早已成家了。婆婆很早就已经过世了,家里只有公公跟丈夫住在一起。那时,他家的房子是前店后住的格局。天逸平常要在地里干活,又要照顾残疾的父亲,虽然他很孝顺他的父亲,无奈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通常他都来不及给父亲做饭吃。两个大男人的生活,让我觉得那不像个家,对那个家,我自然地带着几分的同情。

带着这份同情,也为了让父亲早日安心、早日修复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在认识24天后,我与天逸结婚了。

在我没进门之前,他家里已经有3000-4000元的外债。为了筹备婚礼,又增加了2000-3000元的债务;结婚后,每当债主上门要债,丈夫就跑到外面去躲债,留下我和残疾的公公来面对债主,我每次只能用眼泪来打发这些债主。后来我们两个经过两三年的拼搏,终于把这些债务还清,我才觉得可以安心生活了。

 

初次来京

 

婚后,我们夫妻在河南老家种地为生,直到2000年,我跟丈夫一起来到北京,这是我第一次进京。随后,我就在北京林业大学附近的一个饭店的传菜间工作了,工资是380/月。我因为干活勤快,经常得到老板娘的表扬,但是老板娘的弟弟看不起我,经常挑我毛病。那段时间,我经常生闷气,加上工作的劳累,大病了一场。住院一个晚上就花掉了600元,老板娘看到我身体不好,就趁机把我辞掉,也拒绝支付医疗费,后来我跟丈夫又跑过去饭店找老板娘理论,最后她支付了一半的医疗费。

经过这次的事情后,我选择回老家照看年幼的女儿、种地,丈夫则继续在北京工作。当然,丈夫一直希望我能跟他一起来北京奋斗,但是孩子还小,我拒绝了。

200310月,看着孩子已经逐渐长大了,在丈夫的一再催促下,我把女儿寄托给丈夫的三姐,选择来北京和丈夫一起奋斗。

 

漂泊的岁月

经朋友介绍,我在单店附近的一个家具厂上班,我们夫妻就在单店村里以70/月租了一个5平米左右的楼梯间住了下来。这个楼梯间的空间很小,一张单人床,一辆自行车,就已经把整个房间填满了,我们只能把厨具放在床铺底下,早上起来要做饭的时候,就把被子往床板的一边放,把锅灶拿出来,放在床板的另一边,然后开始做饭。洗净之后,再把锅灶放回床底。晚上回来,自行车放在床边,我们要翻过自行车才能上床。虽然生活这么苦,但是夫妻一起奋斗的甜蜜,是我最大的安慰。

20045月,因为厂里效益不好,总是放假,我便辞了工在东四环霄云路的一家饭店打工,因为工作变动的原因,我们一家又从单店搬到辛庄一间只有10平米的房子,房租每月120元。当时的辛庄已经拆掉大半,而靠铁路的东边,只有我们住的几十户没有拆。

孩子寄托在她的三姑家,因为三姑家田地多,又养羊、养鸡,因此经常让孩子去放羊,孩子也因此荒废了学业,成绩从全班第一名跑到了全班倒数第二名。因为这些原因,孩子不愿意在老家呆了,她跟我说:妈,我想跟你们在一起。20048月,我们把孩子接到我们身边来。孩子要上学,又听说辛庄马上要拆掉余下的部分,在老乡的介绍下,我们一家从辛庄搬到了善各庄村南,和公交车站相邻的一个市场,而女儿就安排在善各庄的春风学校读书。这样一住就是6年,一直到2010年的又一次拆迁。

 

短暂的安稳

 

2004年,我们搬到善各庄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全部的家当——两个大包,一个煤气灶,我们身无分文,连房子都租不起,幸亏老乡借了钱给我们,才把房租交上了。生活的拮据,我们连床都买不起,就从市场上捡来几块碎木板拼成床,铺在地上就睡觉了。

在地上做饭,地上睡觉,这样的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但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晚上,善各庄突然下起了大雨,睡到下半夜的时候,我觉得凉飕飕的,我睁眼,手一摸被子,哎呀,被子已经湿透了。因为害怕孩子着凉,我跟丈夫决定买一张床,刚好市场有一家人要搬走了,我们花了30元把他们家的床和一个柜子买过来了。其实这户人家的那张床当初是用市场的木头做成的,出来打工的我们一般都是这样,生活上能节省就尽量节省,那张床一直用到我们搬离善各庄,而那个小柜子一直跟着我们到燕丹了。

2004年搬到善各庄,那时候的房租是150/月,等到200689月时,房租涨到180/月,2007年初又涨到200/月。

来善各庄之前,因为宫外孕,我住院了一段时间,出院没几天,我们就搬到善各庄了。那时的我,身体虚弱,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工作,于是老乡建议我做生意。她还把第二天上货的钱都拿给我。第二天她带着我去上货,身体虚弱的我连蹬车的力气都没有,老乡就帮我上货、运货。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在善各庄做生意,直至我搬离善各庄的那一刻。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摊位,就卖一些成本比较低的瓜子和糖果。第一天我卖了10元,也交了2元的税钱,虽然赚的不多,但是第一次挣钱的兴奋溢满心胸。后来有一个河北的生意人看我这种小本生意很不错,他就开了一间大的瓜子糖果店,这样我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于是我开始卖烤毛鸡蛋,没有固定摊位,我就经常在市场内外游荡着。在市场外边担心城管会来赶人,而在市场内要摆在别人摊位旁边,因此也经常遭到摊主的驱赶。老乡有一个饼干摊,她看到我经常被驱赶,就腾出一小个摊位给我,后来,老乡他们不做生意,就把摊位转让给我了,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做起了有摊位的生意。

摊位费,从2004年的80/月,半年之内涨到100/月,后来是120元,150元,到最后是200元;电费是从1/度,06年涨到1.2元,08年涨到了1.4元,因为摊位上用电再加上家庭用电,每月电费至少都要50元。水费是从07年开始收的,大人每人10/月,小孩则是5元。

莺莺上小学的学费是借来的,大约500-600元,加上每天的早点费是3元,中学的时候是5元,中午是7元,一个月就要200元的伙食。刚开始来善各庄的时候,我卖过饼干,卖水果,烤毛鸡蛋,修鞋,而丈夫在工地上做电焊工一个月也才800多元。虽然赚的不多,但是那时的消费水平也不是太高,有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攒下一点钱。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工资一天天地涨,消费也一天天多起来,家庭一个月的开销至少是2500元,调料摊位上的收入都被用来负担家用了。在善各庄拆迁前,我打算标价15000元将摊位转让出去的,这当中有3000-4000元的转让费和货物、柜台费,因为夫妻意见不一致,没有转让出去,最后处理完货物的收入也才5000元左右。

 

又遇拆迁

 

20091218日,善各庄市场大门口贴出了《拆迁通告》,通告上说:为了响应政府号召,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步伐,朝阳区7个乡都要大面积拆迁,其中崔各庄乡中的善各庄村也是拆迁的重点,必须在20102月底前完成搬迁腾退工作。公告贴出以后,大家都惴惴不安,我的心里也惶恐不安,虽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继续卖货,但此时的我已经不敢进货了,而一些货还必须便宜处理,201011日,市场只收了每家每户的摊位费、房租各50元,我们这些商贩都已感觉到拆迁在即,2010121日,市场下了通知128日停水停电,在此日期前全部搬完,整个院的人都开始慌了手脚,我不得已抓紧处理货,许多畅销的货不得不照本钱处理,不畅销的货又退不掉,不得不赔钱甩卖。三个月前为了增加收入买的补鞋机、配钥匙机和材料等等买时花了1900元,最后只卖了300元;原来露天摊位为了防刮风下雨搭的雨棚,还有放置货物的小屋,搭的时候花了800元,变成废品只卖了30元,生意上用的2个盘秤,买时80多元,最后两个卖5元,还有货架等都按废品价格卖掉。

20091230日下午6点半左右,为我们服务的一个志愿者再一次来到了我的摊位上,这个时段通常是下班的高峰期。以前这个时候,她来都要帮我看着摊子,或者称东西,招呼顾客,但是今天不一样,好久才有一个人来,她问我是不是很多人都已经搬走了,我跟她说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搬走了,现在留下的人买东西时都不敢买多,也就买这一顿两顿要用的,因为都要搬家了,干货也都不敢买了。

志愿者是在参加近邻社区服务中心的戏剧小组活动中认识的,戏剧小组是近邻社区服务中心开展的一个活动,参与的大部分都是我们这一群妇女,我很喜欢戏剧小组,我也经常在戏剧小组中与其他几个大姐分享自己生活中的故事,她们总是很理解我,我很享受跟她们一起的时光。突来的拆迁,使得我们小组也面临分散的危机。

因为拆迁以及家里发生的各种琐事,我们夫妻两个总是吵架,我心情烦闷得很,心想着若还能跟戏剧小组这帮姐妹们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心情会开朗一些。戏剧小组的大部分成员都搬到燕丹,近邻也想把图书室搬到燕丹,让戏剧小组得以保留并继续发展。这给了我很大动力搬去燕丹。一年多的戏剧小组,我跟小组的姐妹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好,特别是我跟周小芸的关系是很不错的,所以就让周小芸帮我看看房子。

112日,志愿者玲玲和露露[1]陪我到燕丹去看房子和市场,我看的是周姐她们楼上的一个房子,这个房子是昨天周姐帮我看好的,房租300元,我只是过来交押金50元,虽然觉得这个房子不太适合我住,但是因为这时候到处都在拆迁,大家也都在找房子,我担心会找不到房子,或者房价会更高,所以还是先定了下来。后来我们又到燕丹村通往市场的一条街上去看看有没有更便宜的房子,但是都没有看到。而市场的摊位我们也去看过了,每月360/个,这比原来善各庄的摊位小,而且也贵多了,刚开始我并不打算租,但是没过多久,我领着市场的老乡也过去看了摊位并且交了摊位的租金,他们劝我也再租两个做做生意,在他们的劝说之下,我租了两个,打算以后卖菜。

不管是租房子还是租摊位,我心里都是矛盾的。一方面,我想找份工作,就安安稳稳地做着,也不用像做生意那样,操碎了心,而且刚搬过来这边,生意也不一定好做;另一方面,我担心找不到好的工作,到时可怎么办呢,所以我就先租个摊位下来。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好我应该做什么。

2010128日,我跟女儿莺莺搬到了昌平区燕丹村,但是丈夫并没有搬过来,而是搬到了奶子房。他的不愿意过来也让我一度怀疑我们夫妻的感情是不是走到尽头了,两人因为感情而分开的酸楚只有我自己清楚。

我在燕丹村市场租了2个摊位,花了720元,可是搬到那里时因为摊位位置太差,生意不好就闲置下来,白扔720元。当时燕丹村没找到便宜的平房,只得租了房租加暖气费450元的楼房,我从来没有租住过这么贵又这么好的房子,这里的房子面积虽然比善各庄的将近大一倍,但是花这么多的钱实在心疼!

除了生活上的压力,其实我对善各庄也有太多的留恋,当然最舍不得的是在那里一起生活多年的邻居和朋友,如今的他们因为拆迁各奔东西,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和我知心的邻居——河北的田大姐,每次我与丈夫吵架的时候,她总是来劝架,也很维护我,她总是我的开心果。我跟田大姐的关系不止于此,我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而丈夫经常出去干活,所以家里的很多体力活都是我在做,而田大姐总会帮着我干,无论遇到多大困难,他们一家都会尽力帮助我。我的摊位旁边也有许多好邻居,闲暇时,邻摊的李静,王霞,大伟妈等总会在一起打牌,开一些玩笑,说说笑笑很开心。可是刚到燕丹,人生地不熟,心里感觉很凄凉。

我们夫妻的感情一直很不和,我认为从见面到结婚24天,这么短的时间就结婚,都没有好好去了解对方,性格不合是造成我们夫妻吵架最主要的原因。虽然这么吵,我们十几年也这么过来了。可是就在今年搬家前,我们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大:一是因为搬到燕丹距离原来的善各庄太远,丈夫给老板干活常常需要工人,而那些常干的工人都不愿意离开善各庄,说住一天算一天,他们经常干活的地方从善各庄坐公交车也比较方便一些,因此丈夫不愿意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二是因为那个地方距离孩子上学的学校太远了,他舍不得孩子受苦。孩子在奶子房中学读书,在善各庄的时候,她上学一个单程要花1个小时;现在搬到燕丹住,从燕丹去奶子房上学坐公交车要花2个多小时,孩子早晨700上课,早晨4点半钟就得起床。其实我最初想让孩子在附近的燕丹学校读书,可是学校规定初中三年要收借读费7000元,而且是一次性交完,但是从善各庄搬到燕丹租房、租摊位、买各种用具,手上仅有的处理完货的钱已快花完,而这里的物价又比善各庄贵得多,哪有钱给孩子交借读费,尽管这样的决定让我万般无奈,但是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摇摆的工作抉择

 

以前在善各庄做生意时,每天花钱没数,想要买什么都随手可以从钱箱里拿,不计后果,搬到燕丹以后,看到兜里的钱越来越少,我焦急万分,花每一分钱都要算计着,觉得这样坐吃山空不是办法。于是在201021日,我开始去应聘工作,22日,我在东小口家乐福超市上了一天促销酸奶的班,可是一天站下来,腰椎间盘病更加严重了,晚上下班腿肿的像莲藕,连路都走不了,但是由于生活的压力逼迫着我要用这份工作来养活自己,此时身体上的疼痛,我已无暇顾及。

24日,我找了第二份工作,在燕丹市场旁边的华联超市做营业员,每月只有1000元,不包吃住,每天上班时间是10个小时,每月有一天休息时间,过年不放假。刚上班的时候看老板的脸色做事,让我心里很别扭,想着自己以前在善各庄也算是一个小老板,心里就很不平衡,后来也慢慢适应了,常常在心里给自己鼓气“自己要能屈能伸,做一个坚强的女人”。但是我清楚自己不会长期做下去,因为每月房租加暖气要出450元,孩子读书,还有孩子在校的生活费,家里生活费,这1000元根本不够家庭开支。过完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还会考虑去家乐福促销酸奶,尽管会很辛苦,但是我让自己一定要坚持下来,如果遇到好的摊位,我也会考虑再做生意的。

 这次拆迁实在让人措手不及,丈夫没搬过来,他说先在善各庄,过完年搬到奶子房离孩子上学近点的地方。而孩子搬到这里已经和以前在善各庄院里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分开,孩子很想念他们。那些同学、伙伴们也总是打电话互诉思念之情,她们搬得各奔东西,坐车又不方便,不能相互走动,聚在一起,对开学以后的上学问题,孩子也只有先住他爸那里了。

但是刚开学没几天,女儿刘莺莺就吵着要回老家了,我问她是不是学校发生什么事情了,她就是不说,只是一直在那边吵着要回老家,我只能匆忙把她送回老家。莺莺的反映让我更加愧疚和不安,我觉得是夫妻关系害了莺莺。而女儿一走,我的丈夫就从奶子房搬到燕丹来了。我带着莺莺回河南老家,他开着车送我们去车站,只给了女儿300元的路费,路费的事情还是女儿告诉我的,而这路费也只够我们娘俩回家的钱,至于女儿的学费、住宿是怎么安排的,他没有告诉我。为此我很生气,心想我把孩子放在你姐家,你都不告诉我怎么安排,我要怎么跟孩子交代。从没上车之前,我就开始问,但是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说,只会讽刺我说:你不是什么都行吗?你行,这事你办了不就得了。看着他这个态度,我实在生气,我们两个在车上不只大吵,也打了起来,但是因为他在开车,女儿也在一边,我们两个只是互打几下就停下来了。后来我跟女儿坐上大巴车后,他担心女儿,发短信给我问女儿的情况,我回短信问他:我晕车晕得难受,女儿还好,已经睡着了,你怎么就关心女儿,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他就不回短信了。我很无奈,但是又能怎么样呢,这种心情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回到河南老家之后,到了孩子姑家,才知道他已经把情况跟姑姑说了。我很生气,作为夫妻,他什么都没跟我说清楚。处理好莺莺的事情后,因为那天去姑家的时候,亲戚都在姑家,大家都看到我回来了,我不得不去走亲戚,走亲戚总不好意思空手而去,每一个亲戚我都买了礼物,这就花掉了我将近一千多的积蓄;因为河南离我妈家已经很近了,我想着回家一趟也不容易,就回了一趟老家,我给妈妈留了一点钱,妈妈就是舍不得收,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她最后同意收下我用一部分钱买给她的东西。回家一趟就已经把我将近两千元的积蓄花销得差不多了,为了节省剩余不多的钱,我从老家回北京就选择了坐火车。那天我是大半夜才到的家,到家时已经疲惫不堪了。

回老家一趟,我几乎花完了身边仅有的一点积蓄,而现实是残忍的,收房租的日子已经近了,我没有钱交,而每次收房租的时候,他又不在家,所以我只好先跟楼下的周姐借钱把房租垫上。等到晚上回来跟丈夫说的时候,他又开始骂我说:现在知道我的重要了吧,就知道要钱的时候才来找我。第二天早上,他把钱砸在我脸上,扬袖而去。

因为搬家,让我在夫妻关系中仅有的一点经济独立的权利也丧失了,因为没有经济来源,我每次都得跟他要房租,一要钱两个人就开始吵架。

310日,我开始在市场里卖菜,每次上菜都要花1000多元,但是因为刚搬到这边,客源不稳定,每天也只能卖出个200-300元,相对与高成本的投入,根本就划不来。3月中旬,我们从原来的小楼房搬到了市场里面的一个平房里,房租是200元,菜摊的生意也还在做着,但是对于这样亏本的生意,我们夫妻俩都不想干了。两个菜摊到期的时间不一样,第一个菜摊到期后,我就没有再续租,眼看着第二个菜摊的期限也快到了,我决定不再卖了,出去找一份工作,就把第二个菜摊转给了一个老乡。

租摊卖菜,我亏了不少,光是两次大上货就花了2000多,这还不说平时上货的钱,而两个月的菜摊费就有1440元,卖菜卖了大半个月,也就差不多回来摊位费,但还是得亏个千把块钱的。菜摊的生意结束的时候,老乡打趣说:保管你这辈子都不想再做生意了,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菜摊的生意不做了,我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找工作了。在亲戚的介绍下,我到了一家手机公司面试。亲戚交代说一定要穿得体面些去参加面试,我专门买了一件130元的外套,一双20元的皮鞋,一个30多元的手提包,我从来没有买过那么贵的衣服,因此很心疼。招聘的岗位是柜台销售,那天去面试的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我是其中年龄最大的,我觉得压力很大,但是因为亲戚的关系,很快通过了面试。

随后,我被公司人事部安排在立水桥大中电器的一个专柜实习,为了不辜负亲戚对我的期望和良苦用心,我下定决心努力实习。那天我满怀信心地赶到立水桥大中电器去实习,专柜里年轻的导购小姐以为我是来买手机的,很热情地招待我,当我说:我是来实习的,以后可能要分到这里。导购小姐就跟川剧的变脸一样,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的热情转瞬之间成为冷漠和不屑。随后,她对我是冷言冷语,甚至是不搭不理的,这让我心里很不好受,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而更过分的是明明是公司安排的实习,但是这个导购却让我明天不用来了,让我等公司的电话通知。我带着无奈和气愤回到家。我给亲戚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他告诉我这些专柜销售工资大部分都是靠提成的,而且每一个专柜就配一个销售,那个销售人员担心我会抢了她的生意,才对我态度那么恶劣。其实她误会了,我将来是要分到大中隔壁的苏宁电器,这根本不会影响到她的生意。不过,要不是亲戚告诉我这些,我一直都认为人家嫌我不够年轻。后来公司清楚这一情况之后,就把我安排到回龙观的苏宁电器去实习,这次接待我的销售是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态度和善多了,对于我提出的问题,他是有问必答。

虽然这次的环境是不错,但是这边的消费和交通费也让我吓了一大跳。不到一周的时间,我公交卡里的50元钱就没剩多少了,在外面随便吃一顿饭就要7块钱,而且还吃不饱。这样的消费水平不由得让我皱起眉头来,为了省钱,第二天中午我就没吃饭,等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饿得实在不行了,于是我跑到苏宁旁边的物美去买了点东西填肚子,但是找来找去都没有比较便宜的,而旁边吃饭的地方又很贵,就只有促销的法式小面包是最便宜的,我就买了一包来填饱肚子。

在回龙观实习一周后,公司就安排了一位经理专门给我培训关于这个牌子的手机各种款型的知识。长长的七页纸,上下几千字,还有一些英语,这下我可犯愁了,更不可思议的是经理居然让我明天早上就要背熟来单位接受他的考核。为了应对这场考核,我一点都不敢松懈,我从下午5点到家开始就一直背,背到凌晨12点才睡觉,但是因为太紧张的关系,我一直到凌晨5点才睡着,6点就又起床,简单洗漱就出门。坐在车上的我一边打瞌睡,一边背诵这些知识。考核的时间到了,我本想按照自己的计划先把每款手机的共同点说出来,再介绍每款手机独特的地方。但是经理拿出自己的手机说:你就边解说边演示这款手机。因为一直都没有操作过真机的关系,我忘记了转换语言要按什么键。这个操作的失误使经理觉得我根本没有用心去记。但是就我自己而言,确实是付出了所有的精力在这上面的,不懂的英语单词,我发短信给露露,让她帮忙查;我连晚饭都是简单应付一下就匆忙来背诵的。但是一个失误,就让别人说我没有用心,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后来我打听到这份工作的底薪只有600元,其他的收入都是要靠提成的,提成是20%,而做这个专柜,就要先投资3000元来购买真机和演示机,但是这些亲戚之前并没有告诉我。我打听过,这个牌子的手机并不好卖,有一个销售做了3个月都只拿了底薪,这让我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因为投资的钱没有人来支持,而且即使家人支持了,万一销售不好,每个月600元根本就不够我的房租和生活费;对于我来说,年过40的我已经过了拼搏的年龄,我只想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能够解决我的生存问题,这才是最实际的。种种考虑之后,我最终放弃了这份工作。

之后,我又到北苑家和物美去做霸王洗发水的销售,第二天就去公司开会,这样的开会让我觉得很无聊。因为之前的销售急着要走的关系,所以她想让我早点去上班,但是要应聘到公司,除了相关证件之外还要有总公司的委任书,而北京分公司的委任书已经用完了,这位销售就提出把自己的委任书复印一份给我,这样我就可以去上班了。上班之后,我每晚回来都要给公司、业务和促销主管发送3份销售记录,还要打电话,这些电话费每月只给报销10元,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太麻烦了,而工作地点又离家太遥远,有时晚上下班都赶不上最后一班车,考虑各个方面后,我依然把这份工作辞了。

这段时间,工作的不如意,让我提不起精神来。当然身边的朋友也尽力帮我介绍工作,邻居曾经问我要不要去一栋大楼当电梯司机,但是因为我想继续参加戏剧小组的关系,我推辞了,而周姐辞掉原来公司的工作,她介绍我去接班,因为丈夫不同意,我担心我去了之后,我们两个又会吵架,所以我也没答应。

后来我又到天通苑的物美超市应聘了销售棉被的工作,这份工作可以保证我基本的收入,而且离家又近,半个小时的自行车车程,每天下午5点半就下班,我也能赶得上戏剧小组。但是这份工作做得有点憋屈,旁边另一个厂的销售经常抢我们这边的生意,不仅挑我毛病还欺负我,我真的很难吞下这口气。天通苑上班期间,我每天中午都是出来买凉皮吃,听到卖小吃的交谈说他们光是这小摊,每年就可以挣个89万,这又勾起了我善各庄做生意的回忆:在善各庄做生意时,每天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下班归来,有些人在我摊上买东西,我总是以羡慕的语气和人家交谈,心里充满了崇拜。心想:人家上班多好,自己做生意每天起早贪黑,没有休息天,还操碎了心,心想等拆迁了,一定不做生意了,好好找份工作轻松一下。但是一想到在这边受到的气,所受的苦和累,我还是有一股自己做生意当老板的冲动——在超市门口卖饭、茶叶蛋,这样自己的时间自己做主,不受约束,也不用受别人的气。但这已经是我搬到燕丹之后的第五份工作了,如果我因为被老员工欺负就不做,丈夫又该嘲笑我没能力赚钱,光给人家白实习。为了争这口气,我硬是熬到5月中旬。我工作20多天后,跟经理说我要辞职,她希望我多呆两天等到她找到新的人选。此时的我连等的心情都没有,因为我已经看好了一家新开的幼儿园的保育员工作。他答应520号会通知我去面试,所以在19号,我就把工作辞了,安心在家等候消息。处于对孩子的喜爱,我愿意付出时间来等待这份工作。

拆迁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一直在奔波,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幼儿园的面试已经通过,但是什么时候工作还得等到6月初才会有消息。

拆迁虽然使我搬离了善各庄,但是我还是非常怀念在善各庄做生意的经历,虽然辛苦,但是稳定而且有尊严,不用到处受气;更怀念的是在善各庄生活6年的点点滴滴。前一段时间听说善各庄不拆了,有很多人都搬回去了,可听说善各庄的市场没开,市场外围的摊位一个就要500/月,也没有好的位置,此时的我也已经折腾不起了。最近听朋友说,善各庄6月中旬就会拆了,这样我心里也平衡了很多,因为丈夫不喜欢搬到这里,听到善各庄没拆,他就怪我,常常念叨,我已经不耐烦了,现在拆了,他也就没话说了。

如果不是拆迁,我不用承受丈夫的责骂,不用四处为工作奔波,不用把女儿送回老家,也不用让别人看不起。但是我知道北京城是容不下我们这帮打工者的,有一天我们还是要搬离燕丹的,我不知道我还能搬到哪里去,我想到时候我只能回老家,照顾上学的孩子。

 

 

后记

为了尊重故事的主人公,此故事中的人物均系匿名。

我从08年的戏剧小组活动开始认识故事的主人公,在她身上,我看到一个打工妇女的坚持、坚强。

打工生活是艰辛的,生活是苦闷的,但是这并没有磨灭她对生活的热情,她坚持不懈地参与戏剧小组,并主动参与剧本的改写,亲自撰写剧本等,她愿意在小组中分享她的家庭故事,分享她生活中无人理解的苦闷,并把这些故事用剧本的形式写出来,这份对戏剧的热情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令我在其中也深受感动。

当然,对戏剧小组的热情参与,是她繁忙工作和繁琐的家庭婚姻生活的另一种精神寄托,也是实践她年轻梦想的另一个舞台。因为这份梦想,她愿意在每周五晚上都坚持来参加活动,当我问她:为什么白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一天都那么劳累,你还愿意来?她说戏剧小组是她的寄托,即使再忙再累,她也会来的。她的坚持,是一个人对自己梦想的坚持,这份坚持让我折服。

透过戏剧小组的跟进,我跟她有了进一步的接触,除了小组中的她,我看到的是生活中的她,坚强和朴实。这篇故事虽然并未完全记录我与她熟悉的全过程,但是敲打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对她产生由衷的敬意和感动。

在跟她接触的过程当中,我一直都在学习人在情境中这几个字。那时她的婚姻出现问题,无止境的夫妻争吵,让她有想要结束婚姻的冲动,但是很长时间她都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只是在我去摊位帮她一起看摊的时候会聊起,那时的我还很疑虑:为什么明明那么想行动,却还迟迟不动呢?但是我慢慢想清楚:她是一个有家庭有孩子的人,她还是有很多的顾虑,她对很多家里的事情不能弃之不顾,所以现在的我能够理解每一个人决定前的徘徊和犹豫,甚至是担心和顾虑,这在社会工作的课堂上课时学习不到的。她,让我看到一个女人的伟大,这种承受力是对我这个年轻人的冲击。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有她的坚持也包含了她的勇敢。她每次一到戏剧小组的时间,她都早早的收摊,这让她的丈夫颇有微词,但是她还是很坚持她自己的想法,那时候,我真的也为她捏了一把汗,我担心为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带来新的冲击,但是她还是每次都来。在戏剧小组过程中,她勇敢地应工作人员的要求,担当导演的角色,并能够包容其他大姐的意见,带动其他的大姐充分参与到其中,我们由衷地敬佩她的勇气和执着,她的执着也带给我们很多的信心,我们就是这样彼此鼓励着一起走了2年。



[1] 露露:近邻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在2008年的时候我就认识她,那之后我们成为好朋友,我经常与她倾诉我生活中一些不能向旁人随意吐露的事情,她成了我的知心朋友。

上一篇:流动中的生命-生意人的飘荡    下一篇:流动中生命-吴夏云的故事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近邻新闻 | 行动研究中心 | 社区教育中心 |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 联系我们 | 邮箱登录
版权所有:北京近邻